• <big id="iioou"><strike id="iioou"><ol id="iioou"></ol></strike></big>
  • <acronym id="iioou"></acronym>
  • <td id="iioou"><ruby id="iioou"></ruby></td><p id="iioou"></p>

    • 廣告合作:13955053083
    • 客服 Q Q:2522528868
    搜索
    猜你喜歡
    查看: 682|回復: 1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  收起左側

    [散文詩歌] 深山藏清流,江淮第一關

    [復制鏈接]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樓主
    發表于 2019-10-16 16:50:15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賈記者 于 2019-10-17 18:47 編輯

        深山藏清流,江淮第一關
    站在皇甫山下,向西北遠眺,兩排青瓦白墻的矮舍間,端立著一座牌坊樣的建筑。終于到了,同行的友人長噓一聲。走近了,牌坊上的字漸可辨識,“古清流關”,字跡清晰,自左向右,想來是今人之作,從牌坊表面為水泥,亦可佐證了。



      走進牌坊,一條由或大或小石板鋪成的石板道,兩米多寬,蜿蜒伸向遠方。時值深秋,不聞鳥蟲之聲,道中幾條清晰可辨車轍,似乎訴說著千年的滄桑。

        千年的泥濘使大小石塊或沉或浮,路面高低不平,兩旁參天古木落葉紛紛,在夕陽下,尤其顯得蒼涼。習慣了坦途的今人走在上面,略有艱難。不遠處有個背包的女子,手提高跟鞋,光著腳,小心翼翼地尋著下一個落腳處。晴日古道尚且難行,何況雨雪天氣。時任滁州有太守的歐陽修,留下“清流關口一尺雪,鳥飛不渡人行絕”的千古詩句。






      古道兩側零星地分布著幾進院落,村民多半是因年邁體衰,不愿遠離故土,仍堅守在破舊屋中,泥巴墻上的,用破舊的篩子覆上,再糊上一層泥,成了簡易的窗。偶爾一個煙囪炊煙裊裊,在傍晚群山靜謐的背景上增添了一縷靈動,很和諧。
      第一次行走清流古道,不知有多長,也不知道路的盡頭等待游人的又是什么。只是厭倦了城市的快節奏,能在這樣一個長假的傍晚,停止思緒,放慢腳步,什么都不去想,什么也不用問,只是一味地沿路而上,避開深深的車轍,踩著被歷史打磨光滑似鏡的石板,行人也走進了歷史。
      道旁密林中水聲潺潺,聞其聲而不見水面。夕陽穿過層層黃葉,在古道上留下斑駁的影子。漸漸地,古道地坡度平緩了些,一整塊四方形巨石橫亙在道旁,上面雕刻著一米見方的楷書大字——“根”,回憶起鳳陽鼓樓上朱元璋親手書的“萬世根本”四個大字,這也許也是關隘口上匾額的一部分了。我們一路艱難走來,冥冥中應了那句,我們是來尋“根”的。

        繼續往前,道路遠處向左拐了一個大彎,古清流關的建筑遺存顯現在眼前。一座山峰被從中間鑿開,用城磚整齊地砌成一個門洞。上面圈門和城闕已經坍塌不存,只留下一條十幾米長的深巷。兩側高高的壘土,倔強地襯托著當初關隘的宏大氣勢。兩壁鑲嵌著明朝勒碑,記載著清流關的重修艱辛,落款是大明南京司禮監太監,字跡工整清晰。




      遙看去處,一匹棗紅馬向關口奔來,背上疲憊的驛卒斜挎著加急文書,從我身邊飛馳而過,也不搭理,是戰報急著送往南唐的金陵吧。忽聽著身后車夫吆喝避讓,一駕馬車搖搖晃晃地從我身側馳過,留下一串清脆的馬蹄聲,消失在北方,想必是剛領受洪武皇帝的封賞,前去赴任了。南唐的古道應該是悠閑的,江淮一隅,深山石徑,難得在此逢著路人。明朝的古道是繁忙的,這兒連接著帝都與帝鄉,皇族的多次省親、三年一次的江北士子來寧趕考,此處是必經之地了。于是,明朝重修古道,設置清流關。

       天色漸晚,我們放棄了繼續遠行,趁著落日的余輝,沿著原路返回。
       人生也似這條坎坷的古道,過于平坦,就失去了本真。崎嶇地古道吸引著遠近的游人。


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    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
    沙發
    發表于 前天 11:44 | 只看該作者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使用 高級模式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    友情鏈接百度權重4左右的申請鏈接請QQ:2522528868
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国产毛片av高清无码